当前位置:主页 > 道教文化 >

李商隐无题诗与道教文化

  李商隐是道教信徒,一生与道教有着密切的关系。

  李商隐是道教信徒。 他自幼就参加道教修炼。 其诗《李公留松歌书书得四十一韵》云:“忆往昔谢四马,学渔阳东仙人”。 玉阳山是王屋山的支脉,唐睿宗的女儿玉真公主曾在此修道; 王屋山是道教“十大洞天”之首。 李商隐自号玉溪生,玉溪是玉阳山东西峰之间的一条溪流。 李商隐的诗中多次提到王五山学道,一生与道教保持着密切的联系。 因此,道教思想对他的桃歌创作,特别是他的无题诗产生了深远而直接的影响。 李商隐的无题诗,要么直接题为“无题”,要么以前二字为题,如“锦瑟”、“碧城”、“玉山”等,总共七十多首,约占百分之十左右。他所有的诗。 一。 这类诗歌具有很高的艺术成就和独特的风格,如朦胧晦涩的风格、女性化的特征、描写秘密事件等。 这些特征的形成,无疑深受道教隐语文化、殷哲学以及唐代女冠文化现象的影响。

  一、道家隐语与李商隐无题诗的朦胧风格

  英国修辞学家、语言学家马克斯·米勒在《神话手稿》中指出:“古代语言是一种很难掌握的工具,尤其是出于宗教目的。它不可能表达抽象的概念;毫不夸张地说,所有的词汇都无法表达出来。”古代宗教的内容都是由神秘的词语组成的。” 中国古代道教是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宗教,正如葛兆光先生所说:“(道教书籍)是为了宣扬神的神通威严和鬼怪的恐怖凶猛,以引起人们的向往”。为了理想的仙界,当然也为了保证道士与神灵、人间沟通的特权,他们往往需要使用一些非常独特、怪异的词语,所以也不是没有文字。语言被视为说话,但书面语言被视为上帝。” 据蒋振华先生统计,道教文学著作《周易参通气》中使用了“三光禄臣”等隐字约15个,“禄臣”用来指气,收割丹田的养生方法;还有“棕而怀玉”,用棕、玉来指代炼丹原料铅的自然状态,外黑里白,外粗里精等。在敦煌道教经典中,有一份名为《道教故事》的文献,列出了二十多个带有道教意象的故事名词和隐语,如蓬莱、方丈、瀛洲、赤城、清溪、丹台、旋圃、金坛、石石、玉雀、九福、玄霜、降雪、玉髓、云飞散、石榴丹、神邪降以及王母娘娘、赤松、宁风、萧石、弄玉、赤精、安琪、三毛、容城等仙人名号,以及这些真实的名词和行话背后,都引用了《神仙传》、《游仙诗》、《仙经》等道教书籍来注释。

  道家隐语对李商隐无题诗影响深远。 他的无题诗大多内容复杂,主题深刻,语言晦涩难懂,风格朦胧、晦涩、迷幻。 国学大师梁启超在《诗词表达的情感》一文中感叹:李商隐的诗读起来感觉很美,但这种美“蕴藏着神秘”。 无题诗“我不在乎它在说什么,如果我把它拆开,让我逐句解释,我什至都无法理解它的含义。” 对于李商隐无题诗中的晦涩难懂,学者们大多将其归咎于诗中所写的事物不公开或难以言说,如政治遭遇、感伤人生经历、秘密恋情等。这些事情不方便说,但是他又无法忍受。 如果一定要宣泄出来,就得用曲折、晦涩的语言、朦胧的意境来表达。 这当然有其原因,但最重要和决定性的因素是李商隐在诗歌创作中借用了道家隐喻。 下面简单分析一下梁启超的《无解》《碧城》(下):

  碧城十二曲轨,犀牛避尘玉避寒。

  阆苑多书附鹤,女床上无树,无鸾栖息。

  当星星沉入海底时,你可以从窗户看到它们,当雨过时,你可以从另一个座位看到它们。

  如果黎明珠清澈坚毅,它就会生长在水精盘上。

  对于这首诗,有很多不同的看法。 有的认为是唐明皇与杨贵妃的,有的认为是讽刺唐武宗李严的,有的认为是歌颂唐朝贵族的,有的认为是爱情故事等等。 ,这首诗讽刺了女冠,即女道士的淫荡生活。 上联描写女王府邸的富丽堂皇,服饰的华贵。 “碧城”是传说中仙人居住的地方,这里指的是女冠居住的道观; “犀牛除尘”,犀牛是传说中的海兽,它的角可以除尘,妇女常用作发夹; “玉御寒”是指玉的温暖可以御寒,也是女性常佩戴的装饰品。 下巴对联写的是女冠邀情人幽会。 “阆苑”就是传说中西王母居住的阆枫花园。 “仙鹤附书多”,是指仙女们用仙鹤传递信息。 “女床”是传说中的仙山,栖息着许多鸾鸟。 颈联描述了女子每晚与情人的性快感。 “星沉海底”是指黎明时星星沉没; “雨过”指的是所谓“巫山云雨”的故事,楚怀王白天梦见巫山女神愿意推荐枕席; “河源”指的是天河,《荆楚时代》中提到汉武帝派张骞到大夏寻找黄河源头,甚至还乘木筏前往天河会见织女。 末联“小珠”借用《飞燕外传》,指珍珠。 这句话描述了女关在爱人黎明离开后的内心独白:她希望爱人像水晶盘中一颗明亮而固定的珍珠,这样她就可以与爱人相伴一生。 寿。 诗中的“碧城”、“阆园”、“鹤”、“女床”、“鸾”、“云雨”、“河源”等词,都是道家故事和隐喻词,从中可以看到一些人的生活。唐代妇女的冠。 奢华浪漫,甚至被世人嘲笑为“半冠半妓”,恐怕也并非全无根据。

  李商隐对道家文学、神仙故事、道家行话非常熟悉,在借用它们进行诗歌创作时可以说达到了学以致用的境界,比如《瑶池》、《西域》等。 《瑶池》中的“太后”,《瑶池》中的“玉山”。 《玉山》《浪风》《鸾凤》《红晓》《无题紫府仙宝灯》《紫府仙人》《云江》《瑶台》《无题温道长》《萼青花》《 “秦楼客”、“花园花”、“金玉满堂”、“绣芙蓉”、“六郎”、“彭山”等都是道教轶事和词汇。 正是由于借用了许多道家隐语,李商隐的无题诗才具有空灵、朦胧甚至迷惑的意象审美效果。

  二、道家商隐哲学与李商隐无题诗的女性特质

  道家是重阴哲学,特别看重女性特征。 它以顺从、不争、温柔作为处理人与人、人与自然关系的原则,把重柔、存阴作为自己的人生哲学。 可以说,道教作为中国本土的宗教,在性别问题上主张男女平等,提倡重柔护阴的女性观,与世界上许多其他宗教信仰有着显着的不同。 。 例如,老子的《道德经》提出了“弱者胜强者”的思想,并说:“五谷不朽之神,曰玄女。玄女之门,天之根也。”和地球。” 将女性生殖器“玄女”比喻为天地。 其根源在于妇女在人类社会发展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 张道陵在《五斗米经》中将北斗七星视为众星之母。 “北斗七星”属阴,属水,是女性的象征。 它在道教中受到普遍崇拜。 因此,在道家构想的虚幻世界里,提倡男女同道,夫妻可以一起升天。 这与佛教中基本上人人皆得觉悟的佛教明显不同。 道教仙界普遍是男女二元的局面。 例如,陶弘景《灯真印决》中说:“女真人称元君夫人,其仙夫人等级高于仙人,夫人亦随仙人大小,无论男女。” ”同时,道教也不排斥女性独立成仙。女仙可以在仙界找到自己的位置,比如皇后。昆仑山的西母、华山的九大玄机、南岳的韦总帅、泰山之巅的碧霞元君、南海广受崇拜的妈祖、何仙姑、一八仙等。

  李商隐的无题诗追求女性之美,表现出明显的女性气质,这无疑与道家尊柔尚阴哲学的影响有关。 李商隐无题诗的女性化特征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
  首先是写作方式的女性化。 李商隐的无题诗主要抒发个人情感,展现个体的内心世界。 他们基本上没有将自然、社会现象等外部世界纳入他的创作视野。 正如作家王蒙所言:“他的诗很少有自由奔放,哪怕是故作狂放。他很少有自由奔放,哪怕是自欺欺人,自慰。他更少有犹豫不决、放荡不羁。”满足,即使他扮演的是一个求仁得仁的人,一个悲剧英雄。他常常看起来什么也没有得到,甚至不能再期待什么。” 因此,他的无题诗多以夜色和月色为背景,如“重帘下,我在莫愁殿深处,卧在深深的夜色长而薄”、“昨夜星辰和夜色”等。风在桂堂东侧画楼西侧”、“来都是空话永远消失,月亮五点斜在楼上”等,给人一种朦胧夜色的女性感觉感觉,这首诗所表达的是他隐藏在男性内心的女性情感。而且他的无题诗常常流露出女性的自恋。比如《无题:十岁偷偷照镜子》两首诗。 《八》和《无题:看梁的初恋》都以女主角的自力更生,用女子容貌的美丽来比喻她杰出的才华,用女子的待遇来比喻人才对事业的追求。官场。爱情的失意,表达了仕途的忧郁,表达了弃妻的悲伤。

  二是语言形式的女性化。 叶嘉莹教授在《从花间词的女性特质看嘉轩好帮词》一文中引用了法国女权主义作家特丽·摩艾的话说:“男性语言是理性的、有组织的、有序的。而女性语言是碎片化的、无组织的、无序的。” ,而且很乱。” 李商隐的无题诗可以说是典型的女性语言。 作家王蒙将李商隐的女性语言称为混乱的心理场结构,并用一系列词语概括其特点,如跳跃、跳跃、纵横、不合逻辑、无顺序、不连贯、中断等。从他的经典作品《锦色》中,可以看到他的语言中的精神领域的结构和女性}生化的特征。

  琴无故五十弦,一弦一柱想起花年。

  庄生在晨梦中迷恋蝴蝶,与杜鹃期盼皇上春心。

  月有泪海中有珠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

  这种感觉事后能回忆起来,却已然不知所措。

  诗中各联之间似乎没有明显的联系,尤其是中间两联和首末联之间的巨大跳跃,令人难以理解。 因此,甚至有人建议将这首诗拆成两绝句来理解,首联和末联。 对联组成绝句,中间两联组成绝句。 但事实上,中间两联更像是电影的“蒙太奇”手法,只是将四个独立的典故连接在一起——“庄生晓梦”、“皇帝春心”、“海上月光”, 《蓝天日暖》,既杂乱又有序,又破碎、杂乱、突兀。然而,细细品读,我们可以发现,这四个典故都表达了相似的情感氛围:迷茫、孤独与悲伤、苍凉与凄凉。悲伤,朦胧,不真实。原来,诗的四联不是用“词”来连接的,而是用“意”和“情”来联系的,这正是女性用来表达感情的语言。它的含蓄、曲折而混沌的语言恰恰构筑了一座深邃曲折的内城,展现出女性语言艺术的独特魅力。

  再次,这是诗意对象的女性化。 诗中主人公的寝宫,雍容华贵:金楼、画楼、归堂、莫愁堂、永华巷; 卧室里的装饰精致美丽:凤尾香、绿色穹顶、云母屏风、镀金窗户、绣芙蓉、金玉器。 诗中的实物细腻而精致:珠、玉、草、柳、月、残烛、锦书、晓镜、蝴蝶、杜鹃、细雨、菱枝、桂叶。 所有这些真实的物体和形象,都体现了女性细腻而微妙的情感,或柔弱细腻,或哀伤悲凉,或缠绵缠绵。

  三、唐代女冠文化与李商隐无题诗中的暗恋描写

  女冠是唐代尤其是晚唐的一种文化现象。 唐朝统治者姓李,始祖李旦的道教被奉为国教。 因此,唐代道教盛行,女子出家也很常见。 唐代出家的女子一般分为三类:一是皇室公主和贵族千金。 有些皇帝甚至让几个女儿出家为僧。 比如睿宗的女儿进贤公主、玉真公主、万安公主,顺宗的女儿浔阳公主、平安公主、少阳公主都出家为尼。 二是皇帝后宫的美女,年老容貌褪色后被赶出宫的。 据史料记载,李商隐时期,宫中曾安排400多名宫女到寺庙、道观修炼。 第三位是一位富家小姐,因不满婚姻等原因而出家为道士。 这些女人有两个共同的特点:一是漂亮,二是有教养。 他们很容易成为当时知识分子攻击的对象。 李商隐去道观学习道教,大概就是这个原因。 李商隐作为一个风流倜傥的才子,自然会喜欢上一些女太子。 但这种爱情不能公开,只能秘密进行。 即使用诗来唱,也只能用“无题”来掩盖。 如《无题》:

  相见难辞别,东风无力花谢,

  春蚕丝到死才用尽,蜡炬到化为灰烬才干。

  晨镜愁满,鬓云却变,夜歌月色冷。

  到达彭山的路并不多,青鸟勤勤恳恳地来访。

  这是一首著名的爱情诗。 从颈联“春蚕尽尽死丝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来看,诗人的爱情十分深沉、痴情。 他死后还爱着,化为灰烬,但“死”和“灰”就意味着爱情无望,不会有结果。 诗的最后两句道出了其中的秘密,因为“彭山”本是道教仙山,而“青鸟”则是西王母的使者。 这是两个道教行话,暗示诗人的爱情对象是女仙,即女道士。 他的爱情不被教规和世俗所容忍,自然感到悲伤和绝望。

  李商隐无题诗中的爱情诗是隐秘的、悲伤的,甚至是绝望的,主要与他所爱的女人的地位有关。 如《玉山》“听说诸神有才,吹起红笛,好让他们相伴。”·东风徐来”、“金蟾啃香炉,玉虎咬香”。引丝引井”等,其中“神仙”、“赤霄”、“六郎”、“彭山”、“金蟾”、“玉虎”等都是道教词语和行话,陈逸杰先生在《李商隐爱情小说批判》一文中说:李商隐的无题诗都是情色诗,“纯属爱情”,都与女冠有关。这种说法有些夸张和绝对,但总体来说是可信的。

  【李商隐无题诗与道教文化】相关文章:

  李商隐无题诗鉴赏技法10-25

  李商隐无题诗赏析10-23

  李商隐无题诗赏析10-21

  李商隐无题诗译10-16

  李商隐无题诗赏析10-23

  李商隐无题诗汉英双语版11-13

  李商隐原文及笔记12-05

  无题诗赏析06-27

  李商隐、王安石《甲声》12-21

  文化论文论李商隐书法真伪08-11

猜你喜欢